灰亓白

《长眠》


第九章

  许长顾客客气气的将“她”送了出去。

  在他即将出去时,许长顾压低声音、毫无温度道:“以后,不准进来我家,有事在写成纸条压在门口的地摊下,知道吗?”

  然后在闵旿喑出门的下一秒瞬间关门,他的连衣裙都差点被门夹住。他又是一阵不可置信。

  天呐,这还是他乖得不得了的童养媳吗???完全是另一个人了好不好?

  他感觉许长顾一定患了精神分裂症,不然怎么会这样?

  站在门口的闵旿喑顿了一会儿,才踩着平底鞋向前走去,心情十分复杂。

  新的一天开始,闵旿喑换成正常的制服,戴上墨镜,去上班了。刚到门口没多久,他连地板都没踩热,就被从一辆奔驰下来的吴桐扯着,把他拽上了车。

  “喂喂喂!你还要不要命了?竟然不上班!还强行带着我一起不上班!”闵旿喑在他头上狠狠拍了一巴掌。

  吴桐笑嘻嘻的,对前面道:“阿凰,开车。”

  “阿黄?你取的名字怎么跟我小时候养过的一条狗的名字一样……哎,你眼睛怎么了?”闵旿喑看着吴桐眼睛不正常的一眨一眨,奇怪道。

  前面的人听到了,缓缓回头,一双鹰目毫无温度的盯着他,开口道:“如果不是看在阿桐的面子上,你现在已经被我踹下车了。”

  那张极为霸气的脸……不、不是吴桐特别喜欢的那个禁欲系的海龟、头的儿子吗????

  闵旿喑迅速搂过吴桐,对他小声嘀咕:“那不是你的心上人吗?怎么来接你了?!”

  吴桐闻言,羞涩一笑,超小声的告诉他:“昨天在附近的餐馆吃饭,正好看到阿凰进来,然后就请他吃饭……”

  “我想把他灌醉,好跟他上c,所以点了很多酒。但是,没想到他居然是千杯不醉,我喝醉了他都没喝醉!”

  “结果、结果我们还是上了……醒来的时候他问我们要不要试试,我答应了,然后就变成这样了。”

  “这么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,我感觉我现在走路都是飘的。”

  闵旿喑听着,感觉哪里不对,但是暂时又想不出来,所以只是说了句“恭喜”。而吴桐正想再讲些什么,前面的忍不住了,咳了两下,道:“我劝你们注意点距离,不然……”

  然后他就不说话了,吴桐立马乖巧坐好,抛弃了革命战友闵旿喑。

  闵旿喑:……见色忘友!

《长眠》

第八章

  吴桐的表情有点像恋爱中的少女看到了心上人的表情,甜蜜外加一点胆怯,就像蜂蜜加了点柠檬汁。闵旿喑看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。

  “……发春了?”闵旿喑试探道。

  吴桐回过头,看着他露出甜蜜的笑,自豪道:“是——啊!”

  闵旿喑本以为他会否认,结果他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他好奇道:“哪个?”

  “禁欲系的那个。”

  “……原来你是个0啊。”闵旿喑一巴掌拍在他的肩上,“终于找到组织了!”

  吴桐措不及防的被拍了一下,险些摔倒,但是听到他说什么组织,惊讶道:“你也是0?”

  闵旿喑点头,心里对他有一点点同为一种人的好感,墨镜下的表情不由得真实了些。

  “咳咳,该认真做事了。”闵旿喑看着眼前又停下一辆名车,干咳两声停下了这个话题。

  “哦哦。”吴桐虽然很想问,但是住嘴了,恢复原状。

  自从那天开始,他们的关系变好了许多,从同事变成朋友,时不时的会一起出去吃个饭之类的。但是每当闵旿喑在放假去别的地方时,怎么也不会带上吴桐,什么理由也没有。吴桐虽然奇怪,但是觉得朋友的事不要太过去问,然后叮嘱他注意安全后就跟他告别了。

  闵旿喑趁吴桐走了之后,做了伪装,然后偷偷离开了房子。他打扮成一个黑长直的妹子,穿着蓝白连衣裙,脚上是一双时尚的小白鞋,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青春靓丽。他按照往常那样坐了六个小时的车,回到了他的房子,里面仍然没有人。他仔细观察了片刻,确认里面没有人,才掏出钥匙开了门。

  他上楼,见自己房间的门是关着的,心中顿时警铃大作。

  许、许长顾回来了?那个小混蛋回来了???

  怎么办?!

  闵旿喑犹豫的站在门前,往后退一步,旋即又往前移了两步。最终,他把手放在门把上,轻轻的按下它。

  就看一眼。

  真的就看一眼,看完立马关。

  闵旿喑边在心里默念着,边期待的看着缝隙一点点变大,棕色的床头柜,再是床,枕头。淡蓝色的被子鼓了个大包,长度刚好是一个十七八岁少年该有的高度。他注视着那个包,眼睛里满是柔和,仿佛一潭融化了柔情的水。

  突然,一双手从里面伸出,紧紧的钳制住他的手腕,随后一张面无表情的俊脸从门后露出。

  “你是谁?为什么有这里的钥匙!”许长顾冷冷的看着他。

  闵旿喑试着挣脱了几下,结果没挣脱开,有些慌乱,险些忘记伪音。他娇声道:“我、我是闵旿喑叫来看看你的。”

  许长顾闻言一愣,眼中万般情绪翻滚,表情稍微缓和了一些,旋即问道:“那他为什么不自己来?”

  “他啊……比较忙,你知道的嘛,贼王这个称呼不是叫叫就算了的。”闵旿喑将手从他手中抽出,轻轻的扭了扭。

  “那他现在在哪?”

  闵旿喑不着痕迹的后退,僵硬的微笑道:“哈哈哈,这个就不能告诉你,很危险的。”

  然后趁他想继续问时,闵旿喑立马一拳打破玻璃,正欲翻出窗户逃跑,却被长顾一把抓住。

  “你还要不要腿了?!”

  闵旿喑扭头,看到长顾第一次对他,不,对别人吼,错愕极了。

  闵旿喑道:“那、那你放我离开……”

  许长顾冷冷看着他,松了手,旋即又抓住他的手腕,道:“你回去帮我带一句话给他,告诉他:不要忘记他答应我成年后能做的一件事!”

  “忘了的话,我会找到他,让他接下来的日子只能做那件事,只能和我做那件事!我会不择手段!”

  说罢,他松开了闵旿喑,往楼下走去。

  这,这是他养大的长顾吗?????

  闵旿喑被他的一席话弄得脑子一片空白,十分震惊。

  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,为什么现在这么黑?!难道他从小就是个芝麻馅的汤圆?

  许长顾走了一段,见他没有跟上,回头催促道:“不是说要走吗?怎么不走了?”

  “哦哦。”

  闵旿喑娇嗔一声,忍住鸡皮疙瘩跟了上去,心里确实各种翻腾,毕竟你所熟悉的突然变成另一个人,换做谁都会接受不了了吧?

《长眠》

第七章

  “余乡,据说今天头的儿子回来了。”旁边的另一只“看门狗”对闵旿喑小声bb道。

  余乡,是威胁他的人办的假身份证上的名字,也是他现在的名字。

  那只“看门狗”的名字叫做吴桐,是跟他一样在这个黑道世家工作了三年也只是看门狗的经历,故他对闵旿喑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,什么事都跟他说,完全把闵旿喑当做兄弟对待。

  闵旿喑抱着双肩,敷衍的应了一声,暗地里翻了个白眼。若是在平常,他会听进去,但是现在他烦的不行,自然就听不进去了。

  “头的儿子是个海龟,前几天刚从国外回来呢!”吴桐没有看到他的反应,继续说了下去,“据说还是博士呢!而且他还带回了一个智商为200的天才呢!真的是厉害!”

  切……闵旿喑很显然不感兴趣,扭头看向别处,对他的话直接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

  吴桐仍在不停的说,闵旿喑烦躁的想要按爆他的狗头,忍不住开口道:“他是你谁啊?老婆还是老公?不是对吧?那你这么bb干嘛!秀什么秀?”

  那人讪讪的,脸有些红,果断闭嘴了。闵旿喑松了口气,心中的烦躁消散了一些。

  这时,一辆保时捷在他们面前停了下来,后面还跟着两辆宝马。那两辆宝马先开门,陆续下了十几个黑衣保镖,然后整齐的站在保时捷门前。一个穿着白衬衫黑裤的霸气男子下来,宽肩上披着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,一双锐利的鹰目冷冷的平视前方,走向夜总会门口。紧接着一个白T恤蓝牛仔裤的青年也从车上下来,一幅苍蝇复眼般的蓝墨镜架在他的鼻梁上,不薄不厚的嘴唇抿作一条直线,跟在男子身后。

  两人在保镖的簇拥下进了夜总会。

  闵旿喑盯着那两个人,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他与许长顾相处的时候,回忆起他的一颦一笑。他越回忆越觉得自己真是活该,想把自己的理智找回时,抬眼不经意看了看旁边时,却发现吴桐恋恋不忘的盯着门口,表情不正常。

《长眠》

第六章

  闵旿喑气呼呼的上了车,在空调的冷风中冷静了下来,怒气之下的担忧就蹦了出来。

  那小混蛋到底去哪了?会不会饿着?冷着?被人欺负了?

  而且、而且本就是他不告而别,那小混蛋才离家出走的,这之中也有他的错……早知道,就告诉他了,好让他好好在家等着。

  一路上他都在想这件事,一直到回了自己租的房子也是这样,在开门的时候无数次戳不进钥匙孔。他盯着手中的钥匙,突然举起,像是要砸下去。结果,他举了半响,叹了口气,用钥匙开了门。

  好想去找他。

  闵旿喑颓废的趴在床上,将脸深深的埋进枕头。

  但是,现在去找是绝对不行的,他有任务在身,不尽早完成绝对会出事,毕竟能抓到他师父的人一定不简单。

  怎么办……

  不知道趴了多久,闵旿喑的手机突然响起,他一把拿过手机,看了看便接听了。

  原来是有人跟他换班,闵旿喑嗯了一声答应了,然后挂断把手机丢到床上,继续趴着。他趴着趴着,竟然睡了过去。

  这一睡,睡到了第二天中午,他顶着一头乱发醒来,抱着枕头,双眼无神的盯着床单发呆。两三分钟过去,他才眨了一下眼,然后继续。而这一呆,就过去了一个小时,他才回魂,半眯着眼去洗脸刷牙。

  等到了换班的那天,闵旿喑已经恢复正常,戴着一副墨镜,步伐稳健的走向夜总会门口,当起了看门狗。

《长眠》

第五章

  这一去,就已经过去两年了,闵旿喑被强制的干老本行已经有两年了,但是还是没有成功,因为那人叫他偷的是某黑道世家的传家宝。为了打入内部,他已经蛰伏了两年了,也仅仅成为保安而已,而且是那种守着夜总会的那种。

  这黑道世家太鸡儿难搞了!闵旿喑站在门口,墨镜后的眼睛里满是无奈。不知道他的小孩怎么样了?想必已经高三了,快要高考了吧?

  想到这,他的嘴角微不可查的上扬了一下,然后迅速消失。

  两年间闵旿喑趁做任务的时候去偷偷看过许长顾,有时会看到他在门口坐着发呆,有时会看到他在除草,有时他会不在家,然后会在闵旿喑带他去玩过的地方看到他。闵旿喑有时会扮作读报的公务员偷偷看着他,有时会装作不经意的跟着他逛了一条街,有时会躲在他的座位后偷听。更有甚者他会扮作美貌女子,捏着嗓子跟他聊天,听他最近的经历,还有他的烦心事。

  “阿姨……”许长顾手中的吸管不停地戳着饮料,“你说,为什么爱你的人在某天突然消失,之后消息全无!”

  闵旿喑心悸了一下,掩饰性的喝了一口饮料才答:“可能有事去了吧?就是那种不能告诉你的事。”

  “那有事……为什么不能告诉我?!”许长顾极为的不满,猛的一戳,把饮料中的冰块戳碎了。

  闵旿喑心疼的想要安慰他,结果听见他低着头小声得好似叹息道:“可是……他不知道我好想他吗?”

  “想到快要疯了。”

  闵旿喑听到后,差点当场跟他翻牌,跟他说我就在这里。

  急忙恢复好心情,他道:“我觉得他知道,因为你不是说那个人爱你吗?我想他跟你一样,很想你,想到快疯了。”

  许长顾半信半疑的抬头,眼角有些红。

  闵旿喑忍了又忍,忍了又忍,强行按住自己想要摸他头的手,拿起自己的包道:“对不起啊,阿姨我要回家了,再见。”然后极为的狼狈的逃离这里。

  茫无目的的走了不知道有多久,闵旿喑停了下来,对着天空,深深的打了个哈欠,强行把眼睛的眼泪塞回去。他从包包拿出镜子和化妆品,补补妆,然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。从那次开始,闵旿喑就不敢跟许长顾当面聊天了,只敢站在远处默默的看着他。

  “发什么呆呢?”

  回忆中的闵旿喑被人打断,立马变作一幅狗腿样,挠头道:“哎,不好意思啊。”

  站在他旁边另一位保安见他回过神,便转移视线继续盯着面前车水马龙,仿若一座雕像。闵旿喑见他没有在意,心里松了口气,然后与他一样变作雕像。

  从早上站到零点,闵旿喑的腿都没知觉了,但是强撑着回了自己在附近租的房子,顺便还在旁边的店铺买了点宵夜。把自己胡乱的洗了一下,便吃了起来。

  做保安还挺简单的,站在门口,看到搞事的就招呼一下,然后继续站着。

  不过怎么才能打入核心,然后完成任务呢……闵旿喑下意识的咬住筷子,一脸愁苦。

  好想自家的长顾啊——

  唉——

  要不明天回去看一下吧?反正明天换班自己休息,行,就这样了。

  想罢,闵旿喑美滋滋的睡觉去了。

  第二天,他天还没亮就醒来,穿了一身清纯的学生装,然后戴上口罩,在晨光中出发了。他先搭地铁,然后转公交,再坐高铁,等到了他曾经的家已是过去了六个小时。闵旿喑随便买了点东西,一边走一边吃,还收获了一大堆回头的小姑娘。

  等到了他家,他装作不经意的往里看时,发现许长顾不在,然后路过,去了曾经带长顾玩过的地方,却一无所获。他又去了学校,借着自己的俊脸跟该校的女生一阵打听。

  “许长顾?那个科科满分的高三学长吗?他在几天前退学了!”女生道,然后一阵遗憾:“真可惜啊,明明成绩这么棒的,为什么退学了呢。”

  闵旿喑听了,先是震惊,然后愣了愣,一股无名之火燃起。

  那个小混蛋竟然退学?!

  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看着他就为所欲为,要乱来了?!

  反了天了!

  闵旿喑是一脸怒气的回到自己和长顾的家,见许长顾不在家,用随身的钥匙打开门,踏入许久没有回的家。家还是那个家,一点都没变,还很整洁。

他走进客厅,环顾了一下便上了楼,来到他们的房间。他坐到许长顾做作业的椅子上,拉开抽屉,发现里面有个本子连忙拿出来,翻来。本子零零散散写了些句子。

  “你说过你会回来的,但是我等了你一个星期你都没有回来。”

  “怪不得你把银行卡给我了,原来是在提醒我你不回来了对吧?没想到我那么蠢,竟然连这个都没察觉。”

  “一年了,我生日过了好几天了,你还是没回来……好想你。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“你已经两年没回来了,我等不了了,我要去找你。”

  这句是最后一句,闵旿喑看着这句,一把把本子摔在地上,又气又茫然的看着床头他们的合照,两人甜蜜的笑容刺伤了他的眼睛。他一拳砸在墙上,然后极为僵硬的离开这里,眼睛里全是阴翳,把想来靠近他的小姑娘全部吓走了。

《长眠》

第四章

  闵旿喑刚说完这句话没过多久就后悔了。

  他捡来许长顾为了什么?不就是为了当老公的么?夫夫之间肯定是要进行床上运动对不?

  那他拒绝什么!还说什么“成年后”!

  不是傻是什么!

  闵旿喑一想到这个,恨不得造个时光机回到昨天,直接和许长顾做了。

  这样岂不美哉!

  不过……同为男人,闵旿喑觉得许长顾应该会忍不住,所以现在他只要和许长顾坐在一起,就往许长顾身上靠。许长顾以为是自己挤着他,于是往旁边挪挪,闵旿喑便跟着挪。

  经过无数次挪动,快要被挤下沙发的许长顾,终于忍不住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 “……”

  闵旿喑沉默几秒,两颊微红:“算了,没事。”然后生无可恋的移回沙发的另一边。

  许长顾见他这样,愣了愣顿时懂了,便凑过去在他耳边问:“想要?”

  旋即他立马坐正,坏坏答道:“不给。”

  “你……!”闵旿喑气得直吐血,心里怒道:这小子是翅膀硬了想飞了是吧???!!!

  “噗嗤——”许长顾看着他的反应,捂着嘴偷笑,然后继续看书。闵旿喑在心中拿着针,默默扎起了小人,十分记仇。

  之后的几天他一直不理许长顾,一看到许长顾就用幽怨外加生气和欲求不满的眼神瞪他,仿佛要把许长顾射穿。许长顾像是早知道他的反应,总是笑眯眯的回看他,然后继续看书。

  看书看书看书!天天就知道看书!看得都X冷淡了是不是?!

  闵旿喑抱着双臂,心里碎碎念碎碎念。

  “We are the superstars super super superstars……”

  性感的电话铃响起,闵旿喑表情不耐的接听:“喂,谁啊?”

  一个带着危险性的声音从那头传来: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,贼王梦醉。”

  自从捡到许长顾后,他很多年都停止那勾当了,现在被人提起他很是意外。闵旿喑挑眉,大大方方的承认了:“哦?你说的没错。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 “干你的老本行。”

  闵旿喑:“哦,然后?”

  “偷一样东西,至于是什么,当面谈。”

  闵旿喑抬眼看了看沉迷于书中的许长顾,起身走到楼梯间,压低声音道:“报酬?”

  “你的狗命。”

  “嗯?”闵旿喑一顿,确认自己没听错后,狠狠骂道:“你他妈的傻X啊?!艹你爸爸!没钱就给老子滚!”

  那声音沉默了半响,换了个人的声音来说话:“梦、梦醉……”无比虚弱,奄奄一息。

  闵旿喑闻言如雷轰顶,整个人都僵住了。半响后,他才找回自己的声音:“……师父?”

  “嗯……”

  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!”闵旿喑握住手机的手紧了几分。

  “说来话长,反正我在养鱼的时候被抓来的。抱歉啊,要不是他们威胁我要把我变成太监,我才不会出卖你呢。”

  闵旿喑沉默了。

  能抓住师父而且让师父出卖自己的人绝非等闲之辈!

  危险了!

  那边的声音又换回之前那个冷酷的了:“现在,到XXXXX(反正就是个地名)的xxx号房间,要不是不来……结果,你懂的。当然,我不介意顺便把你的小屁孩也给处理掉。”

  然后就是一阵“嘟嘟嘟……”的电话挂断音,闵旿喑看着手中的手机,眼中的暗流不断翻腾着。在原地思考了片刻,他认命的捶捶脑袋,收拾好表情,走到许长顾面前,道:“长顾,我要出去一趟。”

  许长顾抬头:“去哪?什么时候回来?”

  闵旿喑看着他的眼睛,不带一丝心虚道:“别人约我出去搞事情,大概一会回来。如果太晚了,你可以不用等我睡觉,直接睡了吧。”

  然后他从自己口袋的钱包里掏出一张卡,笑道:“以后啊……还是你来掌管财政吧,我懒得管了!密码你生日前五位数啊,别忘了!不然又要我告诉你N多遍。”

  “嗯。”许长顾点头,接过卡。

  闵旿喑躬身贴近他,在他唇上深深一吻,咬牙切齿道:“真后悔上次没有把你吃干抹净!等着,总有一天你会被我榨干的!”

  许长顾一顿,笑着回答道:“不甚荣幸。”

  “看把你美得!”闵旿喑说着转身,走到玄关换了鞋,背对着他挥挥手道:“再见啦,臭小鬼~”

  “再见。”许长顾答。

  然后闵旿喑跟平常一样,缓缓的走了出去。

《长眠》

第三章

  小孩子到了年岁是要上学的,于是闵旿喑就帮许长顾弄了个户口,砸钱把他送进市重点小学。闵旿喑跟他约法三章:

  “一,乖乖吃饭,还有,受到欺负就跟我说。”

  然后他告诉许长顾,实在学不进去就不要学了,反正只是要个结果(学历),过程不重要。虽然他这么说,但许长顾还是选择了认真学习,天天背着书包回来,认真的写作业。不迟到不早退,尊敬师长,团结有爱,次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,令闵旿喑汗颜。

  他看着伏台写作业的许长顾,莫名有种孩大要飞了的感觉,心中莫名有些悲凉。

  有一次,他无意翻了翻许长顾的作业,竟然看到了指数函数,到处都是㏒什么的,根本看不懂。之后,他坐在床上,看着许长顾写作业饿的背影若有所思。写完作业,许长顾离开桌子去洗澡,然后搂着闵旿喑睡觉,一天就是这样过去的。

  学习的时候许长顾认真学习,但到了周末,就求闵旿喑带他出去玩,闵旿喑自然是答应的。他们一出门,遇到了家中小孩同为市重点小学的阿姨叔叔之类的,就会得到一波夸奖,无非是“你家孩子真厉害”、“你教的真好”之类的话,更有甚者说要和许长顾结娃娃亲。

  闵旿喑会答应吗?

  怎么可能!

  “不好意思,我家这个已经开始名草有主了。”他笑眯眯道。

  解决完这些阿姨叔叔,他带着许长顾去游乐场、肯德基和星巴克之类的地方吃喝玩乐,还经常带他专门去订制衣服。

  一晃七年过去,许长顾小升初考试全满分,去了市重点中学。在小学毕业典礼上,他代表毕业生讲话,穿着西装的他隐隐有了宝剑出鞘的锐利,眉间满满都是少年意气。闵旿喑看着这样的他,有些淡淡的危机感,但更多的是自豪。

  毕业典礼结束,许长顾脱掉西装,变回了那个爱拉着闵旿喑手走的小孩子,扯着他说自己要去哪里哪里。

  暑假寒假,闵旿喑带着许长顾在国内或者国外旅游,回来时都带着一大堆东西。不过东西太多他们吃不完,闵旿喑就让许长顾把东西送给班里的同学,为此许长顾被全班一致推选为班长,并且一当就是整个初中。

  而且自从许长顾长到十二岁,第二性征开始出现,闵旿喑每天早上醒来就会发现许长顾的裤子会湿一大片。每当这时,他会先安慰好窘迫的许长顾,然后拿出新裤子叫他换上,然后给他讲性教育的课。

  多么纯洁!纯洁到闵旿喑不敢相信!明明他是个gay,而且他是个生龙活虎的男人,为什么,为什么会像个老妈子一样坐在床上,捧着一本儿童读物,给许长顾讲解第二性征?

  这不科学!

  闵旿喑经常坐在沙发上,看着旁边的认真看爱因斯坦的《广义与狭义相对论浅说》的许长顾,思考着这个问题。

  许长顾注意到他在看自己后,抬头冲他乖巧一笑。

  闵旿喑一愣,下意识的移开目光,脸意外的有些红。他抓抓后脑勺,道:“没事。”

  一眨眼,已经到了中考,在所有备考生都在争分夺秒的刷题时,许长顾每天回来不是跟闵旿喑一起看电视,就是跟他一起出去逛,好像他不中考一样。

  中考前一天,闵旿喑特地待他去买了新衣服,美曰战服。在闵旿喑拿衣服比着许长顾适不适合时,突然发现十五岁的他与自己一般高了。

  “怎么了?”许长顾挑眉。

  “没事。”闵旿喑摇头,掩饰性的转身去拿另一件衣服,“这件不适合。”

  “嗯。”许长顾轻轻一笑。小时候的他精致可爱,现在长大了,五官也张开,变得俊美,带着书生儒雅的那种。圆润的眼睛变得狭长上挑,透出狐狸一般的狡黠,鼻子挺拔如松,嘴唇红润,真是应了“朱唇皓齿”这个词。

  中考跟许长顾小升初成绩一样,全部满分,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满分状元,去了市重点高中。但是按照他的成绩本来可以直接上北择校, 但是由于闵旿喑不想离开这里,所以他选择了留下。

  “不后悔吗?”

  在许长顾做出选择后,闵旿喑坐在沙发上,问枕着他大腿的许长顾。许长顾抬眼看他,笑了。

  “不会,因为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,没有你就没有今天的我,怎么会后悔呢?”许长顾坐起来,转身面对着他,认真道。

  闵旿喑看着他,突然伸手把他拉进,然后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。许长顾一愣,笑意加深,直接吻住他的嘴唇,用力把他压倒,两人顿时齐齐倒在沙发上。

  两个人互相吻来吻去,好像这是场比赛,胜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

  等闵旿喑回过神来,发现自己的衬衫扣子只剩下最后一颗还在顽强抵抗,白嫩的胸膛全部露了出来。许长顾一改平时的温和,眼神变得侵略性十足,修长的双手正捏着闵旿喑的两点。

  “嘿!住手!”闵旿喑脸已全红,双手推着许长顾,哑声道。许长顾犹豫了一下,还是听话的停了下来,然后细心的帮他扣扣子。闵旿喑连忙坐起,微微喘息着,表情极度复杂。

  一旁的许长顾扭头看他,问:“……什么时候才能做?”

  闵旿喑顿时一阵咳嗽,脸红的可以滴血,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理所然。许长顾当机立断,道:“现在。”

  “不!!!”

  “明天。”

  “不!”

  闵旿喑无力招架,一口道:“等你成年!”

  许长顾沉默半响,表情委屈道:“……好吧。”

《长眠》

第二章

  闵旿喑问完后,半晌都没有听到回答,虽然有些疑惑,但没有继续问下去。他牵着许长顾进了富人区,绕绕转转了半晌在一座五层别墅停下,掏出钥匙开了大门进去。他们脚下是片绿油油的草地,草刚刚出头,看得出来前些日子已经除过草了。过了草地,他又打开房子的门,将许长顾推了进去,然后关门,悄悄的锁住。

  他换好鞋后,从柜子中拿出一双小的拖鞋放到许长顾的面前,说:“换上吧,等会我带你去洗洗。”

  许长顾抬脚穿好,默默的跟着他去了浴室。闵旿喑将喷头也么用之类的问题给他解答后便出去了,并随便帮他关上了门,去二楼的卧室找衣服。

  差不多半个小时,许长顾用浴巾包住身体,开了门,犹豫着走出来。他现在门口左右张望,舔舔下嘴唇,然后甩甩湿润的头发,安静的站在原地。

  这时,闵旿喑走下来后看到他,吹了个口哨,咧嘴道:“哟——洗完跟个小天使一样。”

  他走过去,把手中的白衬衫给他,示意他进去穿上衣服后再出来。许长顾点点头,听话的走了进去。

  再出来后,他穿着过膝盖的衬衫,一步步向坐在客厅的闵旿喑,犹如一朵被雨催打过的小白花。闵旿喑看到他双眼一亮,伸出双手冲他拍拍,道:“过来吧,我的小天使。”

  许长顾走过去,被他抱起来放在膝盖上。

  “觉得这里好吗?”闵旿喑问。

  许长顾点头。

  “那……以后都在这里行吗?”

  许长顾还是点头。

  “嗯?就这么答应了?”闵旿喑微微惊讶,“不怕我是个人贩子吗?”

  许长顾摇头,小声道:“不怕。”

  闵旿喑似乎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回答,一时不知道想说些什么。半响后,闵旿喑笑了起来,把许长顾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上,笑得浑身耸动。

  他道:“哈哈哈,小孩子果然傻得天真!真好骗!”

  他笑着笑着,却突然停了下来,嘴角往右上扬,压着嗓子缓缓道:“那我实话跟你说吧,我是贼王梦醉,对,就是电视上那个被通缉的坏蛋,”

  “我很坏很坏,坏的程度跟……从地球到银河系最后一颗星的距离一样长,非常坏,”

  “而你为什么被我捡回来呢?因为我觉得你长得好看,而且……我还是个基佬,所以我捡你来当我的童养媳,说难听点,你就是我养的娈童……”

  “听到这个你不怕吗?怕我这个……坏蛋和变态。”

  说着,他在许长顾看不到的地方,自嘲一笑。

  “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如果你不愿意,我可以送你去孤儿院,给你找个好养母,给她一大笔钱,之后绝对不会出现在你眼前。”

  “怎么样?”

  闵旿喑说完,默默的等待他的回答。本以为许长顾会摇头,结果他一说完,下一秒怀中的许长顾就点头了。

  许长顾点头后,只说了一个字:“留。”

  闵旿喑一愣,旋即松开他,双手捧起他的脸在他额头上轻轻一吻。

  那吻轻轻的,犹如羽毛落地,再随风飘去。

  一吻后,他对许长顾轻轻一笑,道:“你说的,不准反悔。”

长眠

  第一章
  当今,世上有个劫富济贫的贼王,他无名无姓,自己取名为梦醉,取自“醉生梦死”一词。无人清楚他的家世和身份,也无人知道他长什么样,喜欢什么讨厌什么,总之他的一切都是迷。他不偷穷人,专挑那些贪官和不靠正经手段发家致富的商人下手,往往一偷就是半个家底都给掏空了。被偷的人报警也没有,因为那些警察也找不到那个贼王留下的痕迹,连一丢丢都找不到,于是这些案子都成了悬案。

  更气人的是,那个贼王偷完后,居然还有时间专门挑白色的东西,用两指粗的毛笔沾上黑油漆,在上面留下他惊天地泣鬼神、奇丑无比的字。第一例案子发生三年后,才有个甲骨文学家才勉勉强强认出他写的字,都是他的名字——梦醉,可见那字有多丑。

  不过有些人为贼王的行为拍案叫好,说他做得好,还希望他继续下去,好给那些蛀虫一些教训。

  至今,确认为贼王所犯的案子,已经有一百多,离第一例已有六年。

  N市。

  某天大街上,人来人往,每个人都行色匆匆,但偶尔会有一两个年轻女子停在街边,拿着手机拍来拍去。她们面前有个衣衫褴褛的五六岁小男孩,脸上虽然有些灰尘,但还不够盖住他精致的小脸,一双黝黑的大眼怯怯的盯着她们。

  男孩坐在地上,双手抱膝,把头埋在双臂,只露出眼睛。

  “小朋友,你是不是找不到爸爸妈妈了?”一个戴眼镜的阿姨好心问道。

  小男孩摇头。

  阿姨又问:“那你是不是没有爸爸妈妈了?”

  小男孩还是摇头。

  之后无论阿姨怎么问,小男孩都默默盯着地面,对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。阿姨最后摇摇头,叹了口气,离开了。其他好奇的围观者也离开了,独留小男孩一个坐在街边。

  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长相俊秀的年轻男子停在小男孩面前。男子穿着一件黑白条纹长袖衣,外面套着一件蓝色运动外套,下面则是洗的发白的牛仔裤。

  男子问:“嘿小家伙,你怎么一个人在这?爹娘跑了?”他笑得两眼弯弯,跟狐狸一般。

  小男孩抬眼看他,奶声奶气的说:“我被爸爸妈妈赶出来了。”

  “嗯?为什么?”

  “因为......我偷看别人洗澡。”

  男子闻言,噗嗤一声,不厚道的笑了出来。他蹲下来,用手指刮刮小男孩的脸,调侃道:“小小年纪就知道看人洗澡,长大还得了?怪不得你爸你妈把你赶出来!哈哈哈......”

  小男孩没有反抗,乖乖的任他摸。

  男子见他这般乖巧,收起幸灾乐祸的笑,掐掐他的脸问:“既然你被你爸妈赶出来,那你以后住哪呢?谁来养你呢?”

  “不知道。”小男孩摇头。

  “那……你愿意来我这吗?”

  男子带着诱惑的笑,缓缓说道。

  “保证你吃香的,喝辣的,而且一辈子不愁钱花。你可以想买什么就买什么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不用担心钱不够或者有人阻止。你不用跟你朋友一样拼命读书,然后拼命赚钱,承担无比沉重的压力,”

  “我能给你一辈子花不完的钱,一辈子的肆意放纵,一辈子的逍遥自在,”

  “你愿意来吗?”

  小男孩呆呆的盯着他,小手抓来抓去,犹犹豫豫的开口问:“那……可以一辈子跟你待在一起吗?”

  男子闻言惊讶的挑眉。旋即,他微微一笑,答:“当然。”

  “那我愿意。”小男孩生怕他反悔,紧紧的抓住他的手。

  “好的,那你现在就是我的人了,我带你回我们的家吧。”说完,男子反手拉住他的小手,慢慢的起身,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,往对面走去。小男孩顺势站起来,跟着他走,一直抬头盯着他。

  这一大一小缓步穿过马路,往左拐去,往那富人区走去。

  “对了,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。”男子突然想起来,扭头看小男孩。

  小男孩答:“……许长顾。”

  “哦……不错,作为交换,那我告诉你我的名字吧,我叫闵旿(wu)喑(yin)。”男子笑眯眯道。

  “闵……旿……喑……”小男孩念了一遍,认真的把它记在脑子里。

  “许……长……顾……”闵旿喑学着他的语气念了一遍他的名字,念完莫名的笑了几声。他笑完看到许长顾扔在重复他的名字,出声问道:“话说长顾你偷看哪家小姑娘洗澡啊?看的那么入迷,连你你爸妈来了都不知道。”

花怜产粮活动专号:

【无料抽送】占tag致歉



好久不见!这里是花怜24h活动策划组w


时隔一个月难产的无料合志制作工作终于进入收尾阶段啦。


为感谢大家对活动的支持,于lofter抽四位道友赠送本次活动纪念合志.


预览图见下,最终定稿以实物为准.


非精装,有情提供预览图的参本太太表示这样看起来逼格会高一点(不是

ok进入正题!



💝💝💝



4月1日晚十点开奖.



参与要求:


1.关注墨香亲妈.


2.花怜不拆不逆,婉拒空白小号.


3.原著晋江全订阅.能够出示记录.


4.关注至少一位参与活动的太太.


5.邮费自理.



抽送形式如下:


本次无料抽送经内部商榷,不进行随机抽奖.


策划组想在这里问道友们一个小问题:为什么喜欢花怜呢?


好的就这个吧w拣评论最戳心的四位道友送。


希望很多年以后爱到累了,翻翻评论我们还能点燃当初的那份感动。


💝💝💝



合志参与人员名单:

00:00  @二氧化淡

 

01:00 @佰泽耀 

 

02:00 @珹白 

 

03:00 @茶野-山清酒里 

 

04:00 @风间清瞳 

 

05:00 @咯咯咯咯格格 

 

06:00 @六薰ฅ'ω'ฅ搓糖球 

 

07:00 @拿坡里黄的喵 

 

08:00 @水樹耶弥 

 

09:00 @斯文莱尔LIAR 

 

10:00 @勺 

 

11:00 @云胡huhu

 

12:00 @燕九歌 

 

13:00 @氤墨_ 

 

14:00 @壹木又寸 

 

15:00 @亦清十六娘 

 

16:00 @月生 

 

17:00 @吟游诗人猫头鹰 

 

18:00 @凉白不是凉白开. 

 

19:00 @陆有衡 

 

20:00 @朕知道啦 

 

21:00 @柒涵兄 

 

22:00 @脑洞停不下来 

 

23:00 @蜆 

 

彩蛋

 

13:14 @嗯啊 

 

20:18 @阿梵达 





 

爱生活,爱花怜